惟沉默是最高的轻蔑。


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

《华盖集·杂感》


猛兽总是独行,牛羊才成?#33322;?#38431;。

《鲁迅杂文精选》


面具戴太久,就会长到?#25104;希?#20877;想揭下来,除非?#31169;?#21160;骨扒皮。


当我沉默的时候,我觉得很充实,当我开口说话,就感到了空虚。

《野草·题辞》


从来如此,便对么?

《狂人日记》


友谊是两颗心真诚相待,而不是一颗心对另一颗心的?#20040;頡?/p>

《鲁迅杂文选》


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

《再论雷峰塔的倒掉》


贪安稳就没有?#26434;桑?#35201;?#26434;?#23601;要历些危险。只有这两条路。


其?#26723;?#19978;?#20037;?#26377;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故乡》

(全文)


伟大的心胸,应该表现出这样的气概——用笑脸来迎接悲惨的厄运,用百倍的勇气来应付一切的不幸。


中国人的性情是总?#19981;?#35843;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来调和,愿意开窗了。

《无声的中国》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记念刘和珍君》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孔乙己》


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


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那间隔壁的一?#39029;?#30528;留声机,对面是弄孩子。楼上有两人狂笑?#25442;?#26377;打牌声。河中的船上?#20449;?#20154;哭着她死去的?#30422;住?#20154;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而已集·小杂感》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19994;?#30340;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记念刘和珍君》


时间就是性命。无端的空耗别人的时间,其实是无异于谋财害命的。


度尽劫波?#20540;?#22312;,相逢一笑泯恩仇。

《题三义塔》


卑怯的人,?#35789;?#26377;万丈的怒火,除弱草以外,又能烧掉什么呢?


卑怯的人,?#35789;?#26377;万丈的怒火,除弱草以外,又能烧掉什么呢?


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象唯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而已集·小杂感》


岂有豪情似旧时,花开花落两由之。

《悼杨铨》

(全文)


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 ??

《无题》


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

《墓碣文》

(全文)


死者倘不埋在活人的心中,那就真的死掉了.

《空谈》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自题小像》


怀疑并不是缺点。总是?#26705;?#32780;并不下断语,这才是缺点。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24515;?#20195;。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29275;?#20180;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来,满本上都写着两个字“吃人"!

《狂人日记》


上人生的?#29467;?#32610;。前途很远,也很暗。然而不要怕。不怕的人的面前才有路。


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做、?#19994;薄?/p>


时间,?#21051;?#24471;到的都是二十四小时,可是一天的时间给勤勉的人带来智慧和力量,给懒散的人只留下一片悔恨。


我之所谓生存,并不是苟活,所谓温饱,不是奢侈,所谓发展,也不是放纵。

《华盖集》


什么是路?就是?#29992;?#26377;路的地方践踏出来的,从只有荆棘的地方开辟出来的

《生命的路》


横眉冷对千夫?#31119;?#20463;首甘为孺子牛。 ??

《自嘲》


如果一个人没?#24515;?#21147;帮助他所爱的人,最好不要随便谈什么爱与?#35805;?#24403;然,帮助不等于爱情,但爱情不能?#35805;?#25324;帮助。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事实是毫无情面的东西,它能够将空言打得粉碎


人生最苦痛的是梦醒了无路可走。做梦的人是幸福的;倘没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紧的是不要去惊醒他。

《娜拉走后怎么样》


一个人做到只剩了回忆的时候,生涯大概总要算是无聊了?#26705;?#20294;有时竟会连回忆也没?#23567;?/p>

《朝花夕拾》


?#26434;?#22266;不是钱所能买到的,但能够为钱而卖掉

《坟·娜拉走后怎样》


在人人?#23548;?#35805;的年代讲真话;在人人麻木的年代拥有充实的心灵。


没有思索和悲哀,就?#25442;?#26377;文学


?#34892;?#20154;毕生所?#38750;?#30340;东西往往是另一些人与生就俱来的东西。而当人生将走到尽头时,也许必生?#38750;?#30340;人得到了所渴望的,而与生俱来的人却失去了他们仅有的。


做一件事,无论大小,倘无恒心,是很不好的。


读死书是害己,一开口就害人。


群众,——尤其是中国的,——永远是戏剧的看客。


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26434;?#20063;终竟不过是?#26434;?/p>

《战士和?#26434;?/h3>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25925;?#24403;以同怀视之


我每看运动会时,常常这样想?#27827;?#32988;者?#20504;?#21487;敬,但那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和见了这样的竞技者肃然不笑的看客,乃正是中国将来的脊梁


人最苦的是梦醒了却无路可走。


做奴隶虽然不幸,但并不可怕,因为知道挣扎,毕竟还有挣脱的希望;若是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23613;?#38518;醉,就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


正如逆水行舟,无论怎样看风?#27492;?#30446;的只有一个---向前。


有时也觉得宽恕是美德,但立刻也疑心这话是怯汉所发明,因为他没有报复的勇气?#25442;?#32773;倒是卑怯的坏人所创造,因为他贻害于人而怕人来报复,便骗以宽恕的美名。

《鲁迅文集》


中国一向就少有失败的英雄,少有韧性的反抗,少有?#19994;?#36523;鏖战的武人,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见胜?#33258;蚍追?#32858;集,见败?#33258;蚍追?#36867;亡。

《鲁迅杂文选》


谦以待人,虚以接物。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 有一分热,发一?#27490;猓?#23601;令萤火?#35805;悖?#20063;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32676;?#28844;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24230;?#39118;》


我的心分外地寂寞。然而我的心很平安:没有爱憎,没有哀乐,也没有?#19976;?#21644;声音。

?#26029;?#26395;》


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挤,总还是有的。


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于天上看见深渊,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

《墓碣文》


用笑脸来迎接悲惨的厄运,用百倍的勇气来应付这一切的不幸。


“急不择言”的病源,并不在没有想的工夫,而在有工夫的时候没有想。


人世间真是难处的地方,说一个人“不通世故”,?#20504;?#19981;是好话,但说他?#21543;?#20110;世故”,也不是好话。


其?#23548;词?#26159;天?#29275;?#22312;生下来的时候的第一声啼哭,也和平常儿童的一样,决?#25442;?#23601;是一首好诗。

?#27573;从?#22825;才之前》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19994;?#30340;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29467;?#29983;,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

《记念刘和珍君》


生命是以时间为单位的,浪费别人的时间等于谋财害命;浪费自己的时间,等于慢性自杀。


明言着轻蔑什么人,并不是十足的轻蔑。惟沉默是最高的轻蔑-最高的轻蔑是无言,而且连眼珠也不转过去。


中国中流的家庭,教孩子大抵只有两种法。其一是任其跋扈,一点也不管,骂人固?#26705;?#25171;人亦无不?#26705;?#22312;门内或门前是暴主,是霸王,但到外面便如失了网的蜘蛛?#35805;悖?#31435;刻毫无能力。其二,是终日给以冷遇或呵斥,甚于打扑,使他畏葸退缩,彷佛一个奴?#29275;?#19968;个傀儡,然而父母却美其名曰“听话”,自以为是?#36867;?#30340;成功,待到他们外面来,则如暂出樊笼的小禽,他决?#25442;?#39134;鸣,也?#25442;?#36339;?#23613;?/p>


我家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

《野草·秋夜》


不满足是向上的?#24503;幀?/p>


震骇一时的牺牲,不如深沉的韧性的战斗

《娜拉走后怎样》


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再论雷峰塔的倒掉》


人必生活?#29275;?#29233;才有所附丽。

《伤逝》


有一分热,发一?#27490;狻?/p>


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辉,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


“不耻最后?#34180;<词?#24930;,驰而不息,纵会落后,纵会失败,但一定可以达到他所向的目标


删?#38393;?#21494;的人,决定得不到花果。


凡事总需研究,才会明白。

《狂人日记》


现在的所谓?#36867;?#19990;界上无论哪一国,其实都不过是制造许多?#35270;?#29615;境的机器的方法罢了。

?#35835;?#22320;书·四》


中国人的不敢正视各方面,用瞒和骗,造出奇妙的?#21191;?#26469;,而自以为正路。在这路上,就证明著国民性的怯弱,懒惰而又巧滑。一天一天的满足,即一天一天的堕落,但却?#24535;?#24471;日见其光荣。在事实上,亡国一?#21361;?#21363;添加几个殉难的?#39029;迹?#21518;来每不想光复旧物,而只去赞美那几个?#39029;迹辉?#21163;一?#21361;?#21363;造成一群不辱的烈女,事过之后,也每每不思惩?#31069;?#33258;卫,却只顾歌咏那一群烈女。

《论睁了眼看》


在中国的天地间,不但做人,便是做鬼,?#24067;?#38590;极了。

《朝花夕拾》


我想:希望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26723;?#19978;?#20037;?#26377;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故乡》


想到生的乐趣,生?#20504;?#21487;以留恋;但想到生的苦趣,无常也不一定是恶客。

《朝花夕拾》


人生得一知已足矣,?#25925;?#24403;以同怀视之。


扶着叛徒的尸体哭泣的人,才是真脊梁。

《不详》


人说,讽刺和冷嘲只隔一张纸,我以为有趣和肉麻也一样。

《朝花夕拾》


当我沉默的时候,我感到充实;我将开口,然而又感到空虚。


哪里有天?#29275;?#25105;是把别人喝咖啡的功夫,都用在工作上的。


在行进时,也时时有人退伍,有人落荒,有人颓唐,有人叛变,然而只要无碍于进行,则越到后来,这队伍也就越成为?#30475;狻?#31934;锐的队伍了。


我常想在纷扰中寻出一点闲静来,然而委实不容?#20303;?#30446;前是这么离奇,心里是这么芜杂。一个人做到只剩了回忆的时候,生涯大概总要算是无聊了罢,但有时竟会连回忆也没?#23567;?/p>

《朝花夕拾》


一碗酸辣汤,耳闻口讲的,总不如亲自呷一口的明白。


其实先驱者本是容易变成绊脚石的。


苛求君子,宽纵小人,自以为明察秋毫,而实则反助小人张目。


社会上崇敬名人,于是以为名人的话就是名言,却忘记了他所以得名是那一种学问和事业


我本来也无可尊敬,也不愿受人尊敬,免得不如人意的时候,?#30452;?#20154;摔下来。

《华盖集·我的“籍”和?#36299;怠薄?/h3>


走上人生的?#29467;?#21543;。前途很远,也很暗。然而不要怕,不怕的人面前才有路。


那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

《雪》


新年对我来说,就是离死亡又近了一年。


无论什?#35789;攏?#22914;果不断收集材?#24076;?#31215;之十年,总可成一学者。


孩子是要别人教的,毛病是要别人医的,?#35789;?#33258;己是教员或医生。但做人处事的法子,却恐怕要自己斟?#33579;?#35768;多人开来的良方,往往不过是?#29616;健?/p>


只要能培一朵花,就不妨做会朽的腐草。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梦醒时发现无路可走。


节省时间,也就是使一个人的有限的生命更加?#34892;В?#32780;?#24067;?#31561;于延长了人的生命。


?#31169;换怯?#20309;求?未敢翻身已碰头。 破帽遮?#23637;?#38393;市,漏船载酒泛中流。 横眉冷对千夫?#31119;?#20463;首甘为孺子牛。 躲进小楼成一?#24120;?#31649;他冬夏与春秋。

《自嘲》


希望是附丽于存在的,有存在,便有希望,有希望,便是光明。

《记谈话》


天空一碧如洗,?#27704;?#30340;阳光正?#29992;?#23494;的?#28903;?#30340;缝隙间射下来,形成一束束粗粗细细的光柱,把飘荡着轻?#31383;?#34180;雾的?#24544;?#29031;的通亮。

《朝花夕拾》


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再论雷峰塔的倒掉》


世上如果还有真要活下去的人们,就先该敢说,敢笑,敢哭,敢怒,敢骂,敢打,在这可诅咒的地?#20132;?#36864;了可诅咒的时代!

《忽然想到五》


我寄你的信,总要送往?#31034;鄭?#19981;?#19981;?#25918;在?#30452;?#30340;绿色邮筒中,我总疑心那里会慢一点。

?#35835;?#22320;书》


过去的生命已经死亡。我?#26434;?#36825;死亡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曾经存活。 死亡的生命已经朽腐。我?#26434;?#36825;朽腐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还?#24378;?#34394;。

《野草 题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