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是哪条道上的?!” “我?我走的是中国社会主义道路。”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会往前走的。” 会过去的。 即?#29916;?#22312;深陷囵圄。 只要使点劲,不行就再用点力,走出去,想要的生活、答案……都会有的。

——木瓜黄

《伪装学渣》


给我家小朋友 ?#40644;?#21435;啊。更远的地方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被人拉起来,跟自己站起来是两码事。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朝哥,你上次问我,你什么样子。现在我不是别人,那个问题我重新答一下。 就讲一遍,听不到拉倒。 我?#19981;?#30340;样子。”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东楼贺朝,西楼谢俞。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我……没?#19981;?#36807;人。” “我面前的这个,?#34892;?#20446;的小朋友是第一个。” “虽然小朋友脾气不好,动不动就打人,但我还是很?#19981;?#20182;。” “很认真?#21738;?#31181;?#19981;叮?#30475;到他就高兴,想跟他谈恋爱,?#19981;?#30340;要命。” “那个脾气不太好的小朋友听到了吗?”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什么愿望都没许,但是感觉什么都可以实现。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你们想过自己想做什么吗,不是说非得学习,?#34892;?#20154;好好学习是因为目前还不知道以后想做什么,那就做好手边的事情,做好准?#31119;?#21435;等待?#19981;?#30340;事情在未来出现。” “?#34892;?#20154;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所以他们努力,为了走向未来。 “你们呢,想走去哪里。 “不管想去哪里,不能因为不知道,就在地上躺着。”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暗恋有什?#26149;?#35762;的,酸酸胀胀像罐芬达,还是被使劲晃过?#21738;?#31181;,噗噗噗,这时候谁拉开易拉罐,能炸他一?#22330;!?/p>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你有本事就在地上躺一?#27815;櫻?#27809;本事就起来。”

《伪装学渣》


在这个最容易冲动?#21738;?#32426;,却又不敢肆意。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谢俞” ?#21834;?“没什么,熟悉一下同桌的名字。” 几年后 “谢俞……” “你?#35874;?#21834;。” “没什么,熟悉一下?#20449;?#21451;的名字。”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今年打算送戒?#31119;?#25140;无名指上,一?#27815;?#20063;不摘?#21738;?#31181;,不知道我家小朋友收不收?”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我也没?#19981;?#36807;人。” 谢俞忍着揍人的心情说:“面前这个叫贺朝的臭傻逼是第一个。”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就这样?#26705;?#36824;能怎么样呢,走过的路就不要再回头。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我最近发现,……?#19981;?#20320;这件事好像会上瘾啊。”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我爱你,不过有时候爱也是一种负担 我也很?#34892;?#20320;,谢谢你来到我身边 从你还很小的时候,我就忍不住去想你的未来,想你长大了会是什么样,会去哪儿,会做些什么。三百六十行,我都挨个儿想了个遍。 现在你该自己想想了。 不管你做什么选择,我都为你感到骄傲。 我只希望你平安,快乐

——木瓜黄

《伪装学渣》


高考过后,谢俞选择学医,贺朝报了经管。 冷酷?#31508;?#25104;了白衣天使,套路深似海?#21738;?#20301;跑去学金融。 三班同学无不痛心疾?#31069;骸?#23436;了,?#36744;?#23475;命。”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我家小朋友为什么要笑给你看?

——木瓜黄

《伪装学渣》


眼睛看到的都不一定是事实,更何况这些道听途说。

——木瓜黄

《伪装学渣》


用坚硬的外壳?#27815;?#19990;界上所有的恶意,比如那种烦躁的、生人勿近的态度。但心底柔软的地方,依旧一尘不染。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可能是被烟花照的,这帮孩子一个个的眼睛里都?#34892;?#20809;在闪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但是你不一样,因为?#19981;?#20320;?#19981;?#21040;……就算再迟钝。” 再迟钝也逃不开。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有时候爱就是把能想得到的、能给的一切东西都捧出去,固执又一厢情愿。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小朋友,”贺朝将水塞进谢俞手里,说,“别的小朋友都去打篮球了,你怎么一个人呆在这里?”

——木瓜黄

《伪装学渣》


看了那么多青春读物,虽然自己的日常没有多轰轰烈烈,平平无奇的日子,每天为了考试烦忧,晚上点着灯写作业写到半夜……但是真好啊。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成年的你们要学会很重要的一点担当责任,德行,坚韧不拔的品质。勤学苦练,脚踏?#26723;亍?#25105;也由衷地为你们感到高兴和骄傲 无论你们日后走到哪里。走的有多远。都不要忘记——赤子之心,是我们二中的校训。我们二中的精神 恭喜,你们成年了 大胆地,往更远的地方去吧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这个人是我的。 毫无保留。 身上每一处地方都是。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贺朝一边挨揍一边在心里说,老子?#20449;?#21451;,二话不说就是干的样子真他妈可爱。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胆子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我很欣赏你这种胆量跟其他小孩都不一样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我觉得我的背影特别帅气

——贺朝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所?#34892;?#24515;翼翼的心情,控制不住的思绪。想靠近又不敢声张。 但事后又庆幸自己大着胆子迈出了那一步。 更庆幸身边这个人也同样……毫无?#24605;?#22320;朝他走来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怎么?” “看你啊,” “我家小朋?#35328;?#20040;那?#26149;?#30475;。” “你,有?#20449;?#21451;的人,别太骚。”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朝哥,这……西楼谢俞每天脾气都这么爆?” “是啊,” “可爱吧。”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他跟贺朝,相识就像一场不?#20260;家?#30340;意外,碰撞在?#40644;穡?#29978;至绚烂到……害怕这只是一场转瞬即逝的烟火。 以后怎么样谁也说不准,人生还有那么长,哪里说得?#23478;?#21518;。 可是潜意识有个声音说,你想过的。 你想一直跟这个?#24213;?#22312;?#40644;稹?/p>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老唐轻叹道:“或许有的同学觉得这次没?#24049;茫?#27809;有,只有不努力,没有所谓的没?#24049;謾?#25105;觉得你们都很好,而?#19968;?#21487;以更好。” “还有同学跟我说,感觉未?#26149;?#36855;茫,心里没底,”老唐又说,“那不叫迷茫……傻孩子,你们的未来有无限种可能啊。”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朝哥。” “你上次问我,你什么样子。” “现在我不是别人,” “那个问题我重新答一下。就讲一遍,听不到拉倒。” “我?#19981;?#30340;样子。” 你是贺朝。 就是你自己的样子。 跟别的什么都没关系。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谢俞收回目光,用笔戳了戳前座的肩,想问还有没有多余的笔,?#27426;?#24179;时都对两位后排大佬毕恭毕敬的这位兄弟居然有了点小脾气。 虽然前后桌坐了那么长时间,但前排这两人还是对后排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27425;?#24863;,刚开始是被校霸的恶名所震慑,后来是被这两人gay怕了。 基基的,不能再基。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他,?#19981;?谢俞。 不是那种,是那种?#19981;丁?那种只要一看到这个人,心里突然就满了,?#21482;嫉没?#22833;,不踏实,总觉得哪里还空着的?#19981;丁?/p>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两位年级?#25925;?#21363;使戴着情侣手链,也只会被人认为是逢考必过神器。

《伪装学渣》


“我有对象了。高二谈的,不是随便玩玩,很认真,认真到……这?#27815;?#23601;他了。” “他叫贺朝。”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迎着扑面而来的风,点点星光,以及街道两边那道无限往外?#30001;臁⒀又?#22825;边的光。

——木瓜黄

《伪装学渣》


?#26696;?#25165;许了什么愿望?” “没许。” “啊?” “没许愿。” 什么愿望都没许,但是感觉什么都可以实现。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很久之后谢俞再回忆起高中生涯,一定不会忘记这个晚上,一系?#20804;?#38556;的剧情展开以及弱智的结局倒是其次。 一个明明怕到手都在抖的大傻逼,却把符纸塞进了他手里。

《伪装学渣》


所谓的校霸,多少?#34892;?#34987;妖魔化,校霸的?#24405;#?#20182;们都是听说居多。谣言经过口口相传,真假参半,最后传下来的也都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模样。 但是高二三班的同学们第一?#25991;?#20040;清楚地意识到:这两个校霸,跟传说中的,?#34892;?#19981;一样。

——木瓜黄

《伪装学渣》


“那你加一下老贺微信吧。他求了我快两年了,我怕吓着你,一直没给。” ?#21834;?#20004;年? “谈恋爱第一天就跟他说了,我说我找到了一个很?#19981;?#30340;人,这个男孩子特别可爱。”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谢俞说:“这个老师不行,那就换一个。”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贺朝,是你?#26085;?#24825;我的。”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找死找到?#32844;?#23478;门口上了,没空跟你们废话,?#40644;?#19978;吧 ――谢愈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你家?#38386;唬?#20320;应该比我更清楚啊,你好好想想,他对什么?#34892;?#36259;。” “我吧。” ?#21834;?#21834;?” “我。他对我?#34892;?#36259;。”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谢俞心说,姓贺名朝的这个人,不管处于哪个阶段,都好像会发光一样。 ——而?#26131;?#37325;要的是,都是他的。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无聊吗?” “课是有点。” ?#26696;?#20320;上就不无聊。”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想什么呢。” “在想你怎么找到?#21738;信?#21451;。” “我有时候是挺……沈捷也说过我好几次。” “但是你不一样,因为?#19981;?#20320;?#19981;?#21040;……就算再迟钝。” 再迟钝也逃不开。

——木瓜黄

《伪装学渣》


“那就想点别的,” “比如说……有你朝哥的现在和未来。”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我……没?#19981;?#36807;人。” “我面前的这个,?#34892;?#20446;的小朋友是第一个。” “我也没?#19981;?#36807;人。” “面前这个叫贺朝的臭傻逼是第一个。”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心情不好。 看着你就好点了。 如果可以的话......?#29916;?#25265;抱。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谢俞。” “没什么,熟悉一下?#20449;?#21451;的名字。” “以后多多关照啊,?#20449;?#21451;。”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这人到底是什么妖魔鬼?#32844;。?#23567;小年纪已经这么会披羊皮了吗!

——木瓜黄

《伪装学渣》


?#25300;埂!??#26696;?#20160;么啊。” “叫你一声傻逼你敢答应吗。” ?#21834;?#20320;才傻逼。” “所以啊,” “不要问别人,问你自己。”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入目是满天繁星。 ?#20999;?#28857;点,闪着光,洒在这片夜空里。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我也没?#19981;?#36807;人。” “面前这个叫贺朝的臭傻逼是第一个。”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不管你选哪条路,怎么走我都相信你。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别爱我,没结果。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贺朝,是你?#26085;?#24825;我的。” 你?#26085;?#24825;我的。 带着这么多声音入侵他的生活。 非要攻破他所有武装。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在虎哥灼灼?#21738;?#20809;下,谢俞慢悠悠地张了口:“我?我走的是中国社会主义道路。”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我暂时不知道说什么。这样,先打个十?#31181;印!?“我也不知道说什么。” “这样,我们先亲个二十?#31181;印!?/p>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这么记仇?” “记。我不光记仇,跟你有关的统统都记着。” 这位骚哥,看着没心没肺、不?#34892;?#33410;,?#27426;?#23601;是这么一个‘心大’的人,一旦碰到关于?#20449;?#21451;的事就特别小气。 小气得不行。恨不得在谢俞周围划个圈,再在边上写俩字:我的! 如果还有多余的地儿,还会再加一句:谁动谁死!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你想什么呢,” “我考虑过了……我这要是一下子冲到年级第一,别?#36947;?#21776;,学委都能直接晕过去。” ?#26696;?#24819;一直陪你罚站,” “也怕你一个人打游戏无?#27169;?#36825;样想二十名好像太多了……啊,就他妈先进步两名好了。”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你来看我们……还是看我?” 谢俞心说,都不是,我来躲学委。 但是贺朝说话时吐在他耳边的热气,?#36864;?#35805;时希翼?#20102;浮?#30127;狂暗示的眼神,眼睛里就差没写上:说看我啊快说。 “看你,” “看我?#20449;?#21451;。”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你不收拾?” “我没什么要拿的。” “过?#26149;?#21700;?#20449;?#21451;就走。”

——木瓜黄

《伪装学渣》


“饿吗,约个饭?” ?#38712;?#20010;会吧。”

——木瓜黄

《伪装学渣》


?#26696;紓?#21246;引谁呢你。” “我哪敢,” “只给你看。”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坚定地走好脚下的每一步,他们这批人的前路也变得越来越明朗。 但是刚上高三时的迷茫,不知所措,以及?#20999;?#27627;无眉目的未来.....这份并不成熟的?#26408;常?#20063;是成长路上?#26723;?#29645;藏的宝藏。 谢俞心想,不管是他和贺朝,还是三班的这群人,这条路上的共同点,大概就是真心实意地感激:还好 ?#31508;?#25684;倒过啊。 还好?#31508;?#25684;倒了。 停顿了一下,也走了点弯路,才能看到这些风?#21834;?/p>

——木瓜黄

《伪装学渣》


“用自己方式对她好……不一定是她想要的。” 虽然有时候爱就是把能想到的、能给的一切东西都捧出去。 固执又一厢情愿。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贺朝,贺朝!” “谢俞,谢俞!” “百年好合”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如果把人裤?#24433;?#20102;,站在旁边嘲笑对方鸡儿小,让人裸奔?#31169;?#20004;三个小时算仁慈的话,杨文远估计宁愿被打。 谢俞听完前因后果,也陷入?#32842;?贺朝说:“我真的不?#19981;?#25171;打杀杀,一般都是选择?#39556;?#22320;解决问题。” ?#39556;病?#30495;是?#39556;病?难怪杨文远念念不忘,简直可以列入人生耻辱之最,尤其像他这种平时傲气十足的优等生,哪里遭受过这个。柳媛一转学他就觉得这个把柄“死无对证?#20445;?#36339;出来搞事情。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楼梯转角处的?#23631;?#20102;两?#25285;?#36154;朝顿了顿又说,“但是你不一样,因为?#19981;?#20320;?#19981;?#21040;……就算再迟钝。” 再迟钝也逃不开。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跟平时广播里的姜播音员不太一样,跟让广大学子头疼不已的疯?#33452;?#19981;一样。 很?#32960;ā??#32960;?#21040;好像是因为肩膀上需要担起来的担子,以及老师两个字,才变?#20204;?#22823;起来。

——木瓜黄

《伪装学渣》


‘用自己方式对她好,不一定是她想要的’。

——木瓜黄

《伪装学渣》


?#32844;?#21518;,两位风靡校园的“问题少年”不止分进一个班还成为同桌。明明是学霸却要装学渣,浑身都是?#32602;?#22312;表演的道路上越走越远。-818我?#21069;?#37324;每次考试都要争?#25925;?#31532;一的两位大?#23567;?/p>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刘存浩听完题,又抬头看了看日常斗嘴的两个人。 他刚才没说出口的是:不管正数?#25925;?#36824;是我们认识?#21738;?#20004;位大佬啊——为了维护女生忍下莫须有罪名的贺朝,篮球赛上二话不说撩起袖子就下场的谢俞。 从三班同学的角度来看,对他们俩的认识早就超过了成绩这个范畴。刚?#32844;?#37027;会儿,只知道这两位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校霸,无恶不作杀人不眨眼。 但接触下来,完全不是那样。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朝哥,来不来?3009等你。” “不来,” “我跟?#38386;?#29609;点别的。” “那个,玩点别的?比如我。”

——木瓜黄

《伪装学渣》


?#19981;?#20320;这件事 好像会上瘾啊

——木瓜黄

《伪装学渣》


罗文强他们换了话题,从吃饭聊到酒店:“我等会儿回去打算写会儿作业……” “你带作业了?你是畜生吗,你不是说它会自己照顾自己!” “我安慰你的嘛,安慰的话能信吗。”

《伪装学渣》


“朝哥,你家小朋友,” “管管?” “这还真管不了……他管我还差不多。”

——木瓜黄

《伪装学渣》


“看够了么。” ?#21834;?“没有。” “没看够。”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别怕,哥罩你。”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几级台阶不高,两个人索性直接往下跳。 脚下悬空一瞬。 迎着扑面而来的风,点点星光,以及街道两边那道无限往外?#30001;臁⒀又?#22825;边的光。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几乎所有人对高三一整年的印象,是做不完?#21738;?#25311;卷,是?#19990;?#35835;书声、 整间教室里粉尘飞扬。闲着没事把用光的笔芯一根根收集起来,最后毕业收成了一大捆。 其他印象就是睡觉。 撑不住就往桌,上一一趴,?#33539;?#26159;晃晃悠悠的吊扇,发出嘎吱声响,连带着吹起试卷边角。 又好像真的只是睡了一觉。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别爱我,没结果。——贺朝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进立阳二中纯属偶然,也没报过什么期望......可能就是老唐嘴里说的“无限种可能”。像奇迹一样,把他们联结在?#40644;稹?以后也会有的。 还会有更多奇迹。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谢俞是他的了,他家小朋友。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你喝醉了吗。” “没有,” “那你……喝醉了吗。” “傻逼,你?#30340;亍!?没喝醉。 不是因为因为酒精作祟。 也不是一时冲动。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姜主任这个人只要不在学校里,还挺好说话,即?#29916;?#22312;只是跟学校隔着一条马路。跟平时广播里的姜播音员不太一样,跟让广大学子头疼不已的疯?#33452;?#19981;一样。 很?#32960;ā? ?#32960;?#21040;好像是因为肩膀上需要担起来的担子,以及老师两个字,才变?#20204;?#22823;起来。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还有同学跟我说,感觉未?#26149;?#36855;茫,心里没底,”老唐又说,“那不叫迷茫……傻孩子,你们的未来有无限种可能啊。”

——木瓜黄

《伪装学渣》


阳光从窗户外边洒进来,这阵近乎刺眼的光被?#20658;?#36974;着,恰好有风将?#20658;?#21561;起,永远对?#40644;?#30340;课桌椅,载满粉笔字的黑板,还有教室里的所有同学们,整个被照得发起光来。 他们身上穿着同款卫衣,背后四个大字:爱与和平。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对?#40644;稹?#20294;这三个字,就跟‘我爱你’一样,对越亲近的人反而越难说出口。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借着微弱的路灯灯光,谢俞勉强能看到信封上几个张扬的大字:给我家小朋友。 谢俞捏着信封边角,?#35835;算丁? 里面没?#35789;?#20040;长篇大论,只有寥寥两句。 ——?#40644;?#21435;啊。更远的地方。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知道这两位大佬到底是什?#35789;?#20505;跨越东西两楼建立的友谊,高二三班全体不约而同松了一口气。

——木瓜黄

《伪装学渣》


?#25300;埂!??#21834;?#20170;天之前,这个地方,我只在你拍的照片里见过。” “我觉得我没救了。”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有自己比较?#34892;?#36259;的专业吗?” “啊,还在考虑,你呢?” “离你近点。” “离你近点就行。”

——木瓜黄

《伪装学渣》


有时候人真的很容易满足。一点碰触,一个眼神,以?#21543;?#24102;过来的温度。就满了。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小朋友躺在他的床上,敛了所有戾气,看起来特别乖的样子。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呼吸声伴着微弱的蝉鸣。 谢俞?#32844;?#30529;开眼,看了一眼夜空。 脑子里没什么其他年头......只觉得很亮。

——木瓜黄

《伪装学渣》


你上次问我,你什么样子。 我?#19981;?#30340;样子。

——木瓜黄

《伪装学渣》


逆天改命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谢俞那句“你?#26085;?#24825;我的”,本?#26149;?#38754;想跟的是:如果你只是觉得新鲜,觉得好玩,我没空陪你玩。 他不敢?#33539;?#36154;朝的?#19981;?#21040;底算什么,于是他习惯性保护自己,近乎消极地想要个结果。 他甚至觉得,贺朝会往后退。 但是贺朝没有。 他说他是很认真的,想跟他谈恋爱?#21738;?#31181;?#19981;丁?/p>

——木瓜黄

《伪装学渣》


贺朝随口问:?#26696;?#25165;许了什么愿望?”谢俞说:“没许。”“啊??#22868;?#20182;不相信,谢俞?#20013;?#30528;重复了一遍:“没许愿。?#31508;?#20040;愿望都没许,但是感觉什么都可以实现。

——木瓜黄

《伪装学渣》


四排人,姿势夸张,个个都拍成了表情包。有高举着手臂跳起来、停格在半空中的,也有勾肩搭背当众打架的。刘存浩那天很欠揍,喊了句‘我最帅’, 被边上两个人按着一顿揍。 排?#26377;?#30340;时候谢俞被教导主任拉到边上,跟贺朝隔开了几个人,趁着他们还在打闹,贺朝不动声色地伸手拉他: “过来。 ” 这张照片不是最后的正式毕业照,由于太混乱,老唐组织了好几次秩序,摄像师估计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猴?#24433;唷? “别乱动了,三、二、一……” 画面定格。

——木瓜黄

《伪装学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