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春

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

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


桌上一杯酒,一条白绫,我看着它们,眼泪已流不动。

此时窗外夜色深沉,不知父母家人可还安好?走到这一步,我已无能为力,我不惧死,在这见不得人的深宫,死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只是,我死了,我的身后该怎?#31383;歟?/p>

我是元春,我生于正月初一。

那一年,我年纪尚小,糊里糊涂就入了宫。父亲说,身为人臣,我们当为圣上分忧;身为人子,我们当为父母解虑。我看着自己一手带大、尚不懂事的幼弟宝玉,不觉落下泪来。自此离家,虽是生离,却如死别。

一入侯门深似海,更何况那是深宫。

不知是得了祖辈的庇佑,还是圣上果真对我青睐有加,一路走来,我从女史到尚书到贤德妃,晋封之路可谓一片坦途。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走的是如何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伴君如伴虎,朝堂之上,本就是你死我活的权力之争,稍有差池,便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贾王史薛,盘根错节,我的心有如游丝牵筝,如此的力不从心。

省亲时,我原想着骨肉团圆,并不想奢华太多,可看着族人举家建园,不吝财帛,真如?#19968;?#28921;油,鲜花着锦。笑的人笑看这世间百般?#36824;?#19975;般荣耀,唯有我双泪长流,叹人生无常,天伦难续。

凡事太过便无回?#20998;?#36335;,恰如箭已发出,再难收回。无论生死我不愿家人受累,却不料我之生死何尝不攥在族人?#31181;校?/p>

由盛到衰,不过一步之遥;由生入死,不过一念之间。他们犯下的错,他们造下的孽,他们识错的人,他们错下的棋,如今都化成了所谓的皇恩浩荡,?#26790;?#33258;决死路。

曾经也是枕畔之人,曾经也是恩宠有加,然而终究不过是片虚景,终究不过是场幻梦。

春之将尽,百花即?#23567;?#25105;长跪于阶前,向父母家人辞别,但?#23500;?#27849;路上,我是孤魂,不见亲人!

元春

【恨无常】


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眼睁睁,把万事全抛。?#20174;?#24736;,芳魂消耗。望家乡,路远山高。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儿命已入黄泉,天伦?#29301;?#39035;要退步抽身早!


姥姥有话说看元春,总?#26790;?#24819;起甄嬛,只?#19978;?#20803;春没有甄嬛的胆识与手段,或者说,她没有甄嬛的?#20284;?p>

同是深宫贵妃,同样担负着家族的兴衰荣辱,甄嬛远没有元春这么操心。是的,元春不仅操心,简直?#20260;?#24515;都操碎了。贾王史薛有如四座大山,压在她的身上,好听一点叫做担负着家族荣辱,难听一点,这就是把她往死里逼。我常想,一个生在?#36824;?#23478;庭的少女,饱读诗书,才貌俱佳,若要好好的嫁个王孙公子,想来人生?#25442;?#24046;到哪去。判词里?#26723;?#22909;,“三春争及初春景”,迎春、探春、惜春加一起都不如元春,可见元春是怎样不可多得的上等女子,若她在家,只怕比黛玉和宝钗还要高上一筹。或许正因如此,她才被选送深宫。虽然她的晋升之路免不了家族的影响力,但她若是?#25163;?#24179;平的寻常女子,也未必就入得了皇帝的法眼。想来元春在宫中也必是很得圣心的,说不定就如甄嬛一样,独得恩宠,所以贾家才会跟着一路荣华。只?#19978;В?#36158;家,或者?#23548;?#29579;史薛四大家族并没有盛极必衰的危机意识,多的是不肖子孙的放肆荒唐,?#36824;?#20139;受祖上荫庇、娘娘厚福,全然不想该退步时早退步,该抽身时早抽身。造孽太多,是非不断,最终的结果,四大家族集体没落,累及元春命丧宫闱。都说元春的死绝不简单,其背后是政治斗争的你死我活,但贾?#19994;?#24213;受了怎样的陷害,或者作下了怎样的错事,错站了怎样的位,曹公一直隐写,没法得知,不过对于我们这些看惯了宫庭大戏的读者来说,相信在心里虚构个万八千字宫斗文还是?#30343;?#20040;问题的。元春?#26723;?#22909;,“?#20154;?#25105;去了那见得不人的地方”,见不得人,不仅仅是见不到亲人家人,还包括?#20999;?#19981;可与外人道哉的权势险恶。妙龄入宫,二十年青春伴君如虎,可怜这个出生于大年初一的贵族少女,就这么香消玉殒于政治斗争,让人忍不住唏嘘感慨。如果父母知她未来结果竟是如此,是否还会?#36864;?#20837;宫呢?人生没有如果,或许命运早已注定。但?#23500;?#27849;路上,家人再团聚时,不再空叹天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