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气也好,憋火也罢。云南那边要公干还得过去。

到服务台?#37027;?#20102;机票。付了50元人民币换了张比50元更大张的手续费收据。损失了50元还得在这机场内无聊晃荡到下午2点。

打通儿子电话,数落了一通:

喊你早点起来,看?#26705;?#34987;困在这里。办事一点也不牢靠。

沒法

在机埸里找了个休息处,打开简书做作业。

下午2点钟,东航5856起飞了。

发动机铆足了劲挣脱地心力向天空上空冲刺,铆足的推动力摇晃着机身。天空中的飞鸟刚展翅时,仅羽翼肌肉将翅膀伸出就达到飞翔?#21050;?#26080;需使出这吃奶力气。人类的展翅高?#26705;?#20174;近代飞机开始,到现代的宇宙飞船,不到100年的时间。芬天马行空的从飞机,到飞鸟,到飞船跳跃地胡乱思维着。

飞机飞出了机场上空。宽阔的机场,高大的建筑群逐渐模糊,消失。从机窗向下观望,俯视的感觉是这样,曾经仰视的高不可攀的换个位置也一样渺小。

广播里播音小姐声音甜美,

旅客朋友们,飞机也穿过云层保持了平稳。

飞机轰呜声变成了均匀的马达呼吸声。

穿过云层的天空碧蓝碧蓝。与平常抬头观望到的那片蓝天,多着了好多的蓝。是少有见过的美,这才是天空的本色吧。卷层云很厚呈磨菇,呈棉朵,呈飞马,或远放草原山坡的耗牛。或许什么也不象只是心幻影。放眼满足着自己对天空的期许。

机舱电视屏上:飞行高度7777公里,时速863公里。

我在天空的七千公里的地方。乘座863公里/时速的飞机。

时速863公里,该是飞快的却没有飞快的感觉。快,是动词是实?#26723;?#36895;度快速表现,但座在这七千公里的地方时速已达863公里的高空,该快的感觉却变成了平稳。

是什么可?#21248;?#24555;的感觉变成这样平稳的呢?是参照物。

在这七干公里的高空,参照物是无边无际的云层,快速没有了参照物已失了飞奔的感觉。